我的露露小天使

再见!我的爱人【四】

第四章

“你好像一道菜”

——美玲才不会莫名其妙消失



黄美玲睡着的时候,腿会微微地蜷缩起来,而她的胳膊通常都会放在两腿之间,在外人看来,明明是修长的身体,却卷成小小的一团,就像是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也很像一种食物。而她的脚细细的,有点儿向上翘起来,白色的足面形成弯弯的弧度,让人忍不住想要上手去摸。长长的腿折叠起来,短短的上半身也缩成一团,显得非常可爱。


九月已入秋,房间的气温有点低,窗户没关,风吹进来,窗帘晃动。下午的光本来安安静静地照在房间的地面上,现在被窗帘一搅合,动荡不安起来。


蜷缩在床上的女人被年轻的男人翻过来压在身下,也许是感受到对方的重量,女人的腿向上弯曲,显示出她的不适。


男人单手去脱她的衣服,另一只手拿着摄像机,摄像机的红点一闪一闪的,镜头下的黄美玲......竟然没有穿内衣!

虽然早就知道对方是一个大而化之的女人,可是......毫无预兆地看到对方的胸部让年轻的社会新人一下子就脸红了。


美玲很高,身体却很纤细,从脖子到胸口这一部分都很白,像是长年累月不见光的模样。


陈泗旭慢慢地伏下身,他把脸埋在美玲的胸口,认真地去舔她白白软软的肉,美玲的这一部分......好适合被做成一道菜哦......


他一边舔一边去看黄美玲睡着的脸,毫无防备的睡脸上终于显露出不自在的神色,可她始终没有醒过来。





“诶?你说黄美玲?”

周小然窝在沙发里,她一只手握着脚,另一只手拿指甲剪,头也歪得厉害——肩窝处夹着一个手机——周小然正在和人听电话。


 

“黄美玲昨天一天都没有回来啊~”

周小然撇嘴,

“肯定又是跟哪个男人开房去啦!”

 


跟周小然打电话的是徐宁宁,因为黄美玲周一没有去上班——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大事件!

黄美玲可是个绝不错过全勤奖的劳模咧!

不要说是旷班这种事情了,就算是发烧39度也不会请假的!

 


徐宁宁直觉黄美玲出事儿了,就给她的舍友打了电话。


 

“安啦!黄美玲怎么会出事?你不要诅咒她叻!”

周小然换了一只腿,边剪边说道,

“全世界都出事了她都是好好的!”

 

 



丁程鑫这几天快烦死了,之前因为某个恶劣的女人跟表弟闹翻了,之后表弟被人送出国,而那个可恶的女人......竟然消失了。


不想被人找到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丁程鑫算是领教了,反正从某一天起,黄小航再也没有出现在丁程鑫的面前。

 


敖子逸实在看不下去被抛弃的好友每天借酒消愁的颓废姿态,就带他去游轮玩儿,想着帮丁程鑫走出情感的困境。

 

而丁程鑫也是在那里认识了姚冰冰,而所谓的“空降太子办公室”其实只是马嘉祺造的谣啦......


之前姚冰冰曾在马嘉祺那个会所工作过一段时间,不过她立刻凭借着优越的外形条件迅速跳槽了,至于勾搭上丁程鑫这件事......


 

“胡说!我们丁程鑫,眼光高着咧!怎么可能会看上这种徒有其表的女人啊?”


敖子逸在朋友圈里辟谣,姚冰冰只是被现任金主安排到丁程鑫的办公室而已啊!丁程鑫才是这场谣言的受害者吧?敖子逸觉得,按照丁程鑫的眼光,看上姚冰冰这样的白痴女人可以说是天方夜谭吧?

 

拜托!按照丁程鑫的眼光,喜欢马嘉祺这个女人的可能性都比爱上姚冰冰要大吧?

 



周小然刷朋友圈的时候刚好刷到了这一条,笑得面膜都掉下来,早就听说黄小航多次抱怨过的前前前前男友——除了有钱+大以外一无是处,只会给她刷卡,做爱的时候又很粗暴——黄小航最讨厌在床上横冲直撞的男人,可因为对方是初恋所以一直忍着没说,最后果然还是劈腿了......



劈腿对象是丁程鑫的表弟,看上去乖巧可爱,黄小航还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意中人呢!可没过多久,黄小航就发现严浩翔在床上反差极大,毫不乖巧,又野蛮又过分,甚至比丁程鑫还要过分!

——“他不戴套诶!竟然不戴套诶!”


黄小航曾经跟周小然吐槽,

“丁程鑫都知道带套!”

 



于是,这位表弟也迅速成为黄小航的前男友。

 



周小然特别爱听黄小航讲直男直女那些事儿,因为周小然从初中开始就出柜了,所以从来没跟男人交往过。

 

“你们男的女的可真有意思!”


周小然听得津津有味,她早就发现了,但凡男女之事,必定有好几个不同的版本,在外人看来,黄小航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渣女——明明帅气又多金的男朋友眼中只有她,对她百依百顺,黄小航却到处劈腿,可是,在黄小航的眼中,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至于在其他的当事人口中,这恐怕又是一个新的版本。

 



周小然这个女孩呢,高中没有读完就出来混社会了,跟黄小航这种正儿八经大学毕业的女人可不一样——周小然在初中的时候就跟学校的男老师上床了。


是上床不是交往!


周小然经常跟人强调这一点——虽然当时已经出柜了,只是好奇跟男人做什么感觉.......


结果当然是——没有跟女人做感觉更好!

 


虽然之后也跟不同的男人做过,但是更加坚定了周小然做拉拉的决心——果然还是女孩子更棒棒呀!

 

 


“嗯,电话也打不通,”

徐宁宁仍然没有放弃自己的猜测,她很少联系不上黄美玲,黄美玲不是那种故意消失的人,就是因为太让人放心了,所以这一次的反差让徐宁宁觉得,她应该是出事儿了。



可是周小然那边完全没有反应,徐宁宁只好去联系了黄小航。

 

黄小航一开始也没当回事儿,跟周小然一样,她也觉得黄美玲是跟男人出去玩儿了,可是,当她听到这周一是这个月的最后一天而黄美玲之前都没有缺过打卡记录的那一刻,终于觉得事情蹊跷。


——不愧是黄美玲的表姐,黄小航相当了解美玲的性格!美玲才不会为了男人放弃最后一天的考勤叻!


在电话里详细询问了黄美玲最后一次出现在公司的时间,最后,两个女孩决定报警。


再见!我的爱人【三】

第三章
I wish I was special




“欸——你今天有约会哦?”
周小然趴在床上玩儿手机,看到在梳妆台前化妆的黄美玲,不禁好奇。

“对啊……”
黄美玲手上的化妆刷舞得飞快,语气却显得兴致缺缺。

“是上次在夜场碰到的那个社会新人迈?”
周小然顿时来了兴趣,手机也不玩儿了,支着手臂冲着黄美玲笑,
“是他吧?”



黄美玲没说话,拿起眼线笔又开始画眼睛。



“他叫什么名字啊?”
周小然不依不饶地问起来,
“前几天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呢?
今儿就要约会了啊?”



周小然笑得眼睛眯起来,她的眼尾有点儿向上翘,笑起来很勾人。


黄美玲手里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眉头皱起来,手轻轻地敲着脑袋,
“叫.....什么来着?”



好几秒过去了,黄美玲改为两手抱头,
“喔喔!姓陈!”


她转过头,冲着周小然,
“人家姓陈!”




“哦……”
周小然对于黄美玲的记忆力显然没什么期待。

“要跟他继续啊?
你上次不是说——”

“我这次,就是要跟他说清楚!”
黄美玲打断周小然的话,
“就是趁着这次机会跟他说清楚啊!”





秋天来了,风吹得落叶和女孩的裙子都飘了起来。

黄美玲穿着牛仔裤,牛仔上衣。
她头发扎起来,显得很适合这样的装扮,一点也不职业,倒像一个学生。


新人早早地就坐在了咖啡店里,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更像一个学生。


陈泗旭在黄美玲进门的那一刻就发现她了。

黄美玲有一点点近视,平时也不爱戴隐形,今天也没有戴眼镜.....以至于找了很久才发现靠窗而坐的社会新人。

“啊.....让你久等了....”
黄美玲坐了下来,她有一点心不在焉,满脑子都是怎么跟对方开这个口——她从来就不擅长拒绝人......


“我也是刚到,买了榴莲蛋糕,你.......喜欢吧?”
新人低着头去拆包装,他抬起头对着黄美玲微笑,


你喜欢的吧?



对方的投其所好让黄美玲一时间不知该给出怎样的反应。
......现在明显不是拒绝的时候.......


可是......如果现在不说的话,就会越来越没有机会了!

黄美玲冲着对方笑了笑,她显得很真诚。
“我这次来......其实是.......”


“你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是吗?”
新人的眼睛透过镜片望像黄美玲,他显得很平静。



被对方这样直接地问出自己准备回答的问题让黄美玲觉得措手不及,她觉得自己好像看错了这个人......


明明上次喝醉的时候很会跟自己撒娇来着,原来清醒的时候是这样的吗?



“呃......看来你猜到了........那我就直接说了吧!”
黄美玲捋了捋额前的头发,她调整了状态,尽量让自己看起来郑重其事,



“你.........不是我要找的人,我喜欢成熟的男人,上次的事情.....可能是喝醉了……清醒过来以后.......我还是觉得,我想要更大龄更成熟的,你太年轻了,我们不适合。



这一大段话是黄美玲在镜子前练习了很久的,说完后她手都有一点出汗了,因为实在不擅长拒绝别人,她稍微有一点点紧张。


面前的男人依然坐在那里,镜片下的眼睛也没有丝毫情绪,似乎对黄美玲的说辞毫不惊奇。


空气变得紧张起来,黄美玲不太喜欢这样的紧张气氛,好像是在等待别人的制裁,这让她微妙地感到不舒服,正准备打破这样的平静,面前的男人开口了。



“没有关系,你不用当我是你男朋友,我们还能做朋友吧?”

虽然是退后一步的态度,黄美玲却觉得不应该给对方这样的期待。


情人不成做朋友?

这是什么操作啊?

在黄美玲眼里,这样的后续只有两个:一个是骗炮,一个是骗钱。



既然都决定拒绝了,那把话说得绝一点好像也没问题吧?

“没有这个必要吧……我们本来就不是一个圈子里的啊……” 



当然我是不会主动删除你的联系方式啦,
不过......更多的交往就不必了。




“那.....那可以再做一次吗?”
年轻的男人眼里充满了祈求,
“就一次,我会给钱的。”



所以现在就是又来酒店了?

黄美玲回想起上次喝醉也是跟人去了酒店,可是这次自己没有喝酒啊?
为什么还是来酒店了啊?


黄美玲头有点晕,对方当场打了一笔巨款,其实也没有很巨啦……不过已经够黄美玲还上个月的花呗了!



虽然不知道一个社会新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一笔钱啦……可是这都不重要!


黄美玲开心地倒在床上
啊!好开心!!
终于有钱了!


比起跟不钟意的男人上床,果然还是没钱更可怕啊!
有钱真好啊……

只要有钱,跟社会新人上床又怎样?


陈泗旭从浴室里出来就看到黄美玲幸福地躺在床上——她已经完全睡着了……











再见!我的爱人【二】

第二章

别让我逮到你!
没有人知道的秘密





“哈?你说那个你们公司的前台现在在夜场上班啊?”
黄小航惊讶地翻白眼。
长成那个样子也能去夜场上班哦?


“对啊,而且马嘉祺现在已经是妈妈桑了诶……不轻易出台的。”


“哦,你要去迈?”


“去呀!”


夜场的工作可没有想象中轻松!黄美玲酒量一般,刚喝了一点就晕乎乎的,就这样被不认识的男人搞上了床,对方在床上的时候一直说自己在见到她的第一眼起就爱上了她,可是.......真正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黄美玲醒来的时候有一点后悔,对方是个比自己年龄还要小的社会新人,没有什么背景,根本不可能让自己攀上高枝啊……

黄美玲觉得自己被马嘉祺骗了......
那个死女人……一定拿了不少提成吧?

“去那里的人可都是达官贵人,你要是过去了一定能凭着这双美腿钓到有钱人!姚冰冰,你知道迈?之前呢就在我们这儿坐台,现任金主就是她坐台的时候钓到的哦~”


骗子马嘉祺,这个死女人!
黄美玲在心里暗骂。


社会新人是个其貌不扬的黑皮肤男孩,头发带点儿卷,看人的眼神非常真诚,黄美玲怀疑自己是被真诚的眼神打动了才和对方上床的……
……


“黄美玲,我......我昨天刚进门的时候......就爱上你了!”

新人的眼睛又真诚又羞涩,他望着黄美玲的脸,笑得十分可爱,
“黄美玲,做......做我的女朋友吧!我一定!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黄美玲脸上的笑容有点儿挂不住,要是说早上醒来的那一刻是有点儿后悔,那么现在的她就是彻彻底底地后悔,拜托!她来夜场可不是为了跟社会新人谈恋爱的!


她觉得......现在的自己肯定笑得比哭还难看......

黄美玲本来就不擅长拒绝别人,再加上新人脸上的表情实在.........太真诚了......让人忍不住拒绝啊……



如果就这样拒绝了对方,对方肯定会沮丧,会难过吧?
黄美玲不忍心看到这样的人难过,所以用了一个缓兵之计。
“让我.....我考虑一下!”



“所以你就回来考虑了?”
周小然翘着二郎腿抽烟,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黄美玲知道这个家伙高中没读完就出来混社会了,所以身上有股子改不掉的太妹气息,因为自己也读的高职高专啦……所以完全没有资格去介意周小然。


“对方叫什么名字啊?”
周小然把烟头熄了,抬起头来问。


“啊?”
黄美玲才发现自己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黄小航这个狗女的,到底是对我哪一点不满意啊?”

丁程鑫手里拿着一瓶巨贵茅台,一口气干掉了半瓶,

“她凭什么劈腿啊?”
“她凭什么先甩了我啊?”
“要分手也是我先甩她吧?”


宋文嘉看着面前的男人掏出手机居然开始打电话,吓得赶快把手机抢了过来。


黄小航早就把丁程鑫拉黑了,丁程鑫一开始还去公司门口堵人,后来黄小航就跳槽了,跳到了丁程鑫找不到的地方。


就在大家都以为丁程鑫会去找严浩翔决斗的时候,更震惊人的消息传出:严浩翔也被黄小航甩了......



丁程鑫消沉了好一段时间,最近,他总算是从失恋的阴霾中走了出来,可是,宋文嘉知道对方只是表面上强装而已……在无人的夜晚,丁程鑫可能也会因为某个恶劣的女人独自伤神......




“她算什么东西?我对她那么好?”
“她要什么我没有买给她?”
“她要什么我没有满足她?”
“黄小航!总有一天要找到你!”
“别让我逮到你!”


丁程鑫又恨又气,他咬牙切齿,泪水从他漂亮的眼睛里滑下来,顺着脸庞滴落在宋文嘉的手上。


今天晚上的月亮格外的圆,像是被精心装扮过一样。




半夜,陈泗旭打车回到家,他的家是一个员工宿舍,公司给员工租赁的公寓,陈泗旭在玄关换了鞋,进门打开了灯。


在灯亮起来的那一刻,屋子里满满当当的照片就这样被昏暗的灯光照亮了——墙上,天花板上,门上,都贴着不同的照片,它们有些是偷拍,有些是和其他人的合照,还有一些是会出现在朋友圈的自拍.....

照片明显不是同一时间段拍的的,更像是.......长年累月收集起来的合辑........而这些照片上的主人公......竟然都是同一个人.......



没有人来过陈泗旭的宿舍,所以......也没有人知道他的秘密。



再见!我的爱人【一】

第一章
你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嘛~






“美玲的脚,很可爱诶……”

鲨鱼趴在床头捏住黄美玲的脚,他的手指轻轻地刮过对方的脚背,脚趾立刻充满紧张感地绷了起来。

“不要碰那里,很痒”
黄美玲的声音黏糊糊,像没有睡醒,听起来很没说服力,她晃着自己的脚踝,试图把脚往被子里缩,却换来对方更用力的碰触。

“喂!”
黄美玲一下子翻过来,
“真的很痒啦,不要玩了!”

鲨鱼的手顺着脚往上摸,他摸到了凸起的软骨和跟腱,美玲的那个地方.....格外的好看,比起普通的亚洲人更修长也更.......虽然肤色不是很像.........

“美玲,你上辈子一定是非洲人!”





周小然开门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幕,黄美玲跟一个年轻的男人在床上接吻,她的脚像是被外力扯出来一般,落在了床沿之外,身体的其他部分都被男人覆盖着,她的胳膊环绕着男人的脖子,交叉在一起,看上去像一种又细又长的植物。


明明才跟自己做完,为什么又勾搭上别的男人啊?虽然自己也没资格说她啦……周小然也刚刚和可爱的女孩约会完回来.....
可是....可是自己才进行到约会诶!

黄美玲这家伙居然已经把男人带回来了!

周小然觉得自己在这一轮输掉了......





“什么!你昨天居然跟美玲睡过了!”
林嘉浩原本的小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我.....我都没有跟她睡过!”
林嘉浩的眼睛逐渐恢复成原本的形状,带着一脸的失落,
“我以为她会跟我......”

“别难过!”
鲨鱼拍着林嘉浩的肩膀以示安慰。
“你有机会的!”



“就是因为我比较喜欢女人所以才没有黄美玲厉害!”
周小然吸着鼻子一脸的不服。

“就是....女人会比较难搞.....但是男人的话很容易就......睡到啊……”

“那还不是因为你喜欢女的?”
黄小航冷冷地接话。

“我比较喜欢男的,所以可以理解美玲。”
黄小航好像不怎么愿意跟周小然继续这个话题。



说到黄小航这个人呢,虽然本人长得一般,可是男朋友每一个都很帅.....而且.....都超级有钱!

虽然是表姐妹的关系,可是黄美玲钓男人的能力完全比不上黄小航。


黄小航的第一个男朋友是一个绝世大帅哥!

有多帅呢……
大概就是走在路上会被星探尾随到家的那种吧!

而且帅哥完全不花心,一心一意地爱着她,可是......即使是这样......小航还是劈腿了......


小航劈腿的事情只有黄美玲知道,一开始是这样啦……可是......

“你这个坏女人!”
黄美玲自认不是什么道德感爆棚的正义伙伴,可是她也对黄小航的行径感到惊讶。
“你劈腿就劈腿啊!为什么要劈到丁程鑫的亲弟啊?他们一家子的战狼!当心会引起血案啊!”

黄小航一定会被杀的!
黄美玲想道。
她其实觉得很奇怪......黄小航这个女人.......长得完全没有自己漂亮啊……身材也没有很好,为什么有这么多帅哥趋之若鹜啊……

“哦,我也很期待,他们兄弟俩为我自相残杀的样子~”
黄小航涂完最后一根指甲把手翘起来自我欣赏。

“好看吧?”
她笑着把手翻了个面,朝着黄美玲秀她的指甲。


丁程鑫到底是为什么会看上这个自恋的丑女啊?
黄美玲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周小然是黄美玲的室友,两个女生虽然在不同的公司上班,可是因为房租的原因住在了一起。


周小然虽然又懒又笨,可是黄美玲比她更胜一筹!

屋子几乎每个星期都要请家政阿姨过来清扫,久而久之,已经没有附近的保洁愿意接她们的单叻……
因为他们屋子的工作量是别家的十倍!

十倍啊!


又脏又乱的房间让每一个踏入这间房子的人都不敢相信这是两个年轻女生的屋子!


合宿的第一天,周小然就告诉黄美玲自己是一个拉拉。

那个时候,周小然一边对着镜子搔首弄姿一边跟黄美玲搭话。

“看到没有?”
周小然一边拨弄额前的刘海儿一边对着镜子里的黄美玲挤眉弄眼,
“亚洲最帅,华人猛T!”

黄美玲的目光和周小然在镜子里相遇。


她小小的眼睛里充满了大大的无奈,她觉得自己比周小然这个母T猛多了。




“哎,美玲!听说隔壁公司最近转来了一个超级漂亮的大美女哦!”

徐宁宁是公司的关系户,因为父母是占股很大的董事,所以给她随便安排了一下工作,像黄美玲这种费尽心机考进来的人自然是无法理解每天悠闲乐哉哉的大小姐喜爱八卦的心。

“哦.....很漂亮哦?”
随便啦......漂亮不漂亮关我屁事?


“对呀对呀!听说还是空降直接进的太子办公室诶!”
徐宁宁压低声音,生怕自己的话被人听了去。


黄美玲不是很关心这样的八卦,因为她可不像徐宁宁那样每天无事可做。
黄美玲家里还有一个哥哥,最近哥哥结婚,家里要美玲把每个月的工资寄回来给哥哥买房子。

所以美玲的蚂蚁花呗已经两个月没有还了!


之前黄小航觉得美玲太惨了看不下去给她还过一次,后来她就不帮了。。
“让你的男人去还!”
黄小航振振有词,
“让你男朋友去还钱啦!”


怎么还有这样的女人啊……有了男朋友还要自己还款?
黄小航这种女人是无法理解黄美玲的吧?


“哎.....你最近很缺钱用?”
马嘉祺之前在公司做前台,后来嫌前台太累辞职了,因为是同事,所以在群里加过黄美玲。

大概是看到了美玲朋友圈的抱怨,马嘉祺突然微信关心起前同事。


“嗯.....怎么?”

“你可以来我们公司上班,夜班,工资超高,而且有额外提成哦!”

“啊?什么公司啊?夜班?”

“你来看看就知道了嘛~”






【番外】民国恋爱故事

http://fx.weico.cc/share/35611026.html?weibo_id=4281780872071060

【番外】 民国恋爱故事

第二十六章


黄美玲在丁妙妙上班的第一个星期收到了一份礼物,那是她非常喜欢的一套洋装,每次路过商店的橱窗她都会看几眼,可是因为没有钱,所以她就只是看看而已……


丁妙妙跟经理预支了一个月的工资买了这套衣服,她知道黄美玲每次都会在店门口停留几秒钟,看的就是它。


“哎呀这么贵你拿去退掉啊!”


黄美玲的手指在礼盒上发出哒哒哒的敲击声,那是她兴奋或者紧张的表现,丁妙妙看得想笑,她故意把盒子拿过来,


“那我可去退货了~”


黄美玲眼疾手快把衣服抢过来,

“哎呀不许退我的礼物呢!”




丁妙妙笑得眼睛弯弯,


“怎么?不是你说要退的嘛?”

“我舍不得行了吧?”



黄美玲抱着装衣服的盒子又去拉丁妙妙的手,


“好妹妹,这钱我欠你的。”



丁妙妙的眼睛更弯了,


“那你叫我一声姐姐吧!”



她回握住黄美玲的手,笑容满面,


“我喜欢比我大的叫我姐。”



什么啊……黄美玲腹诽,老娘比你大几天而已。




中秋节刘家祭月,宴请了当地许多大家族。



当天众多戏班搭台表演,经理池忆迅速给丁妙妙她们搞了几张票,


“去看看,涨见识的!”




丁妙妙带着黄美玲去了,她知道黄美玲最喜欢这样的场合。

当天下午,丁妙妙早早就换好了衣服,她看着镜子面前仔细化妆的黄美玲顿生奇怪之意。


“你怎么不穿我给你买的衣服啊?”



黄美玲本来专心致志地化妆,听到丁妙妙的疑问,停顿了一秒钟。


“我...怕弄脏了。”



丁妙妙一脸的无语。

“大姐,你不是要钓金龟婿吗?不穿得漂亮怎么钓啊?”


她边说着边往衣柜那边走,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哈!”


洋装是一件红色的裙子,黄美玲拿出来研究了半天也不知怎么穿,丁妙妙自告奋勇地过来帮她弄衣服。


洋装有细细的肩带,搭配绢质而有光泽的披肩,腰线贴身,大腿处高开叉,显得很性感,颇具风情。


像内衣一样的火红洋装衬得黄美玲的皮肤更白了。


高开衩的裙子露出她笔直的双腿和小小的膝盖,让人联想到年幼的少女。


雪白的腿和鲜红的洋装对比强烈,那娼妇般的色调,微妙地打乱了整体的美感。



“啧啧”
丁妙妙退后几步,边打量边点头,
“好看。”


尽管黄美玲生平第一次穿高跟鞋,不过她很快就适应了。




祭月的过程其实很无聊,跟丁妙妙想象中热热闹闹的场景不太一样,黄美玲很快就坐不住了,她一个人溜进了花园。


刘家的花园很大,正值桂花开的季节,院子里的桂树开得满满当当。

黄美玲刚进去的时候觉得好香,呆久了发现有点腻,

想吐。




东转西转,却发现迷了路。

这么大一个园子,还是第一次来,黄美玲踩着高跟鞋的腿又累又痛,她索性脱了鞋踩在地上。


黄美玲的脚沾了泥土,她也毫不在意。


她走过一排屋子,在回廊的拐角处撞上了一个人。



这一撞,不紧不慢,却有些意外,黄美玲本来力气不大,被反弹的力推到在地。

她一时有些慌乱,下意识捂住裙子去看来人。


周浩然被撞的时候只知道这是个女的,但他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女的。


当女人倒在地上时,他看清楚了,是个没穿鞋的女人。



女人的脚上还沾着泥土,皮肤却意外地白,裙子是去年就过时的款式,不知道为什么以奇怪的方式套在面前的女人身上,



“让开,”
周浩然确定面前的女人是一个追赶时髦的乡巴佬,他抬起脚故作向前,想吓一吓她。

黄美玲看到对方抬起来的脚,第一反应竟然是怕衣服被踩到,她慌忙去抽散落在地上的部分,却还是迟了一步。


周浩然的鞋稳稳当当地落在她的衣服上。



黄美玲有点急了,她用力想把衣服抽出来,又怕弄坏了,反复拉扯了好几次都失败了。


她抬起头哀求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周浩然低下头,他仔细地打量地上面露哀求的女人,虽然打扮土了一点,长得还算可爱,头发长长的带点儿卷,虽然衣着暴露可看起来丝毫不淫猥,略带孩子气的脸庞此刻却一脸哀求地仰视着他。


周浩然向来怜香惜玉,这一次却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他的脚一步没挪,反而上前狠狠地踩了踩。



周浩然离黄美玲很近,他看见黄美玲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了变化。

还没等周浩然反应过来,黄美玲就抡着高跟鞋往他的脸上扇过来。鞋跟用力戳进周浩然的脸,痛得他觉得自己的脸上被戳出了涡。


黄美玲站起来,赤着脚,手上拎着高跟鞋,被她用高跟鞋掌掴的周浩然捂着脸后退了几步。



黄美玲没看他,弯腰捡地上的衣服。



她现在只穿了一件红色的吊带裙,看起来比之前还要暴露。





重要提示!

大家好!为了剧情给大家解释一下
民国恋爱故事是中学恋爱故事的番外篇!
二者其实是是一篇文
不是相互独立的!
大家一定要连起来看啊!

【番外】民国恋爱故事

第二十五章



贺缇娜12岁那年被家里人送出国,自上海出发来到美国,开始了漫长的留学历程,她就读的威斯里安女子学院位于佐治亚州的梅肯市,濒临奥克穆尔吉河西岸。

市内林木葱葱,幽静闲雅。

贺缇娜听从家里的安排学商,原本她是想学文,可是严浩翔没能跟她一起出来,她只能学严浩翔原本要学的课程。


严家垮掉本是谁都没料到,这事儿一出,哪个都跑不了干系,贺家不算无情无义,能打捞的也捞了,之前两家就商量着把两个孩子一起送出国,如今只能将日程提前。

结果,还是晚了一步,12岁的严浩翔留在了上海,12岁的贺缇娜去了美国,两地时差恰好12小时。


除了垮掉的严家,一起出事儿的还有陈家,陈家家主在这次事件里受创严重,颇有一蹶不振的意味,从那事儿以后就一直卧病在床,陈家主事之人也从那次事件开始变成了李飞。


李飞接手陈家以来,家产严重缩水,李飞只会敛财却不善经营,陈家的境况大大不如以前,好在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不善经营又如何?后台倒了又怎样?陈家就是钱财四散也能撑个几年,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陈家还不至于家道衰亡。


李飞为何人?


李飞可是陈家飞黄腾达的大恩人,作为宣统皇帝遣散的最后一批总管太监,李飞在宫之时就为陈家某了不少好处,他在重庆和北京都置办了庞大的产业,手里有不少钱。

作为家主夫人那边的亲戚,李飞虽不善经营,但为陈家这事儿也出了不少力气。


最后,陈家所受牵连不大,再加上有刘家帮忙,所以还能维持着表面的光鲜。


陈家有个儿子,名叫陈玺达,从小脑袋就不太灵光,虽说名义上是陈家主的亲生儿子,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家主并不喜欢这个孩子,可能是智商确实不高,他看上去有点儿傻乎乎的,有时候家中的仆人都能欺负他。


在李飞接管陈家以后,那些仆人对陈玺达的欺凌变本加厉,有时候连一日三餐都不给提供,陈玺达就经常挨饿,也不如以前那样肥壮。

虽然表面上依旧光鲜,可到底过得好不好也只有自己清楚。 



陈家的陈玺达和刘家的刘耀文是表兄弟,两家关系一直不错,有李飞在中间搭桥,刘家虽没陈家有钱,却也算是名门望族,在本地的声望甚至比陈家还好一些。


刘家家主仁心宅厚,结交了许多仁义之士,而这次也是多亏了刘家,陈家才得以幸免于难。


刘家热爱慈善事业,和当地的庙观往来密切,前几年,德高望重的方丈圆寂后,主持依示征兆在各处寻访佛祖的转世灵童,那几日城内佛光普照,寺庙中的近侍弟子化装成各种不同身份的人,分赴各地暗中查访、考察,最后,主持从西面一户人家里寻访认定了一个孩子。


按照方丈的遗嘱,转世灵童通常先天不足,养在庙观容易夭折,将他养在尘世中消去佛气,蓄养生气,方能长命百岁。


主持理所应当地去找了刘家,希望刘家能将宋亚轩接过去收养一阵子,刘家自然是感恩戴德地从主持手里接过这位转世灵童,不敢有一点儿怠慢。


宋亚轩从小就跟刘耀文在一起长大,大人们对刘耀文千叮万嘱要尊敬这位活佛,断不可与之发生矛盾,于是,每次宋亚轩惹了事儿,被打的都是刘耀文。

刘耀文这几年可以说是过得忍气吞声,在宋亚轩的淫威下苦不堪言,无处声张的委屈最终在他的未婚妻那里得到了纾解。

刘耀文的未婚妻比他大三岁,前几年去了美国,学医。


在刘家的坚持下,马嘉祺去美国以前跟刘耀文举办了婚礼。那年马嘉祺15岁,刘耀文12。


婚礼完,洞房花烛夜,刘耀文喜不自禁地进入喜房,却没想到宋亚轩正躺在马嘉祺的腿上打鼾,马嘉祺对刘耀文竖起食指,叫他小点声音,别打扰了活佛睡觉。


刘耀文委屈极了,他小心翼翼地坐在床沿,眼巴巴地看着本该是自己的位置,马嘉祺身上还穿着婚礼时的那身红,她的手指轻轻地拂过宋亚轩的额头,眼中充满了爱怜。

“他们说灵童最多活20年,”


马嘉祺的声音又轻又柔,这样传进刘耀文的耳朵里,像是很久以前他跟宋亚轩缠着马嘉祺听她讲故事。

“宋亚轩心脏不好,要换。”

 

刘耀文听得一愣,他之前就被大人们叮嘱要看好宋亚轩,不能让他出门,免得生出意外来,可是宋亚轩从小主意多,刘耀文拦得住吗?


刘耀文沉浸在过去的思绪中,却不想宋亚轩已经醒来,只见他一脚踹向刘耀文的屁股,把他踹下地。

 

 

“谁让你上床了?”

宋亚轩蹙起眉头,他一翻身搂住新娘的腰就把马嘉祺压回床上。

 

“活佛跟新娘睡觉觉。”

 

 

刘耀文还坐在地上,他从小被宋亚轩欺压惯了,可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可怜的刘耀文,竟然连交配权都失去了。

 

三分钟过去了,刘耀文还坐在地上,保持着被宋亚轩踹下床的姿势。

 

马嘉祺不忍心,她对刘耀文勾勾手指,示意他过来,刘耀文忍住眼泪走过去,宋亚轩的眉头又皱起来,他凶巴巴的,

“你过来干什么?”

 

 

马嘉祺脸上还带着笑,

“宋亚轩,今天晚上我不讲故事了。”

 

 

刘耀文的洞房花烛夜,他跟宋亚轩分别睡在新娘的身边听她讲故事,他还记得当时马嘉祺的故事叫,海的女儿。


年下的战争

补链接

https://shimo.im/docs/XyoMxhFdaOUTWzzB/

【番外】民国恋爱故事

第二十四章



丁妙妙刚出门,就看见年轻的舞厅经理架一副方方正正的黑框眼镜,不住向她招手:“丁小姐,丁妙妙小姐,你考虑好了吗?去咱们舞厅工作的事儿?”

 

丁妙妙觉得这个舞厅经理实在有韧劲儿,之前被她当面拒绝以后,又是留电话又是留名片的,这回居然找上家门了!


丁妙妙不想得罪这位,她怕敖子逸以后不能在上海滩拉黄包车了。


话说,这个经理找上丁妙妙也跟敖子逸无不关系。


敖子逸之前在百乐门拉客人时载到这位经理,他刚刚喝了点儿酒,车子拉得东倒西歪,敖子逸有个毛病,一灌黄汤铁定话唠,嘴上又没个锁,什么都敢说。


这不,不分青红皂白的,跟车上的这位吹起了牛逼。

“老板!不是我吹!我看那大画报上的女的,长得还没我们家丁妙妙好看!妙妙!就是我发小,比你们百乐门上面所有的女明星都漂亮!”

 

池忆在车上被晃得晕头转向,差点儿吐了,他瞅着车夫撒欢地向前跑,没一点儿准头,看这架势,能把车拉秦淮河去!


敖子逸当然没把车拉到秦淮河里去。

他逢岔路拐右,把车拉到了自个儿家门口。


池忆赶快下车,正准备结账来着,就看见了丁妙妙。

敖子逸其实没吹牛逼,丁妙妙确实比他们百乐门的女明星好看。

 

舞厅捧女明星,基本上捧个十天半月的,要是没啥人气和水花就会转捧其他人,毕竟都是生意人,不做亏本买卖。

 

这次招进来的,除了音乐学院刚毕业的陶桃钢琴弹得不错,年轻,还没经历过事儿,又属于有点儿功底的。其他的都是池忆从各个舞厅挖过来的,自带人气和热度。

这让池忆很是发愁。

 

像这种稍微有点儿人气的小明星其实很难管理,喜欢耍大牌又爱搞内部斗争.........

池忆觉得还是要从素人里找。

 

这个年头,稍微漂亮点儿的姑娘哪个不是早早地就嫁了人,嫁了人就不好出来了,脑子活络一点儿的也去做了别人的姨太太。

丁妙妙这样的机会,池忆自然是不会放过了。

 


他不傻,知道丁妙妙不愿意去肯定是钱给的不够。

 

“丁小姐,我们舞厅大老板可是周家,周家您知道吧?那可是全上海赌场舞厅的大庄家!您要是能红,那周家可不亏待您!您就是去了也少不了的好处!”

 

丁妙妙想说什么,池忆向下压了压手,示意还有话没说完。

 

“一个月就是这个价。”

他伸出五个手指头。

“怎么样?不比你在别处做工赚的多吧?”

 

丁妙妙苦笑,她觉得这个经理误解她了,这跟钱有关系吗?

这跟钱有关系吗?

她丁妙妙是缺钱的人吗?

她觉得自己虽然穷,但是不缺这点儿钱。

 

 

“五千?五万?”

黄美玲的声音单刀直入,把两个人的注意都吸引了去。

 

 只见黄美玲朝池忆笑得温柔:“不好意思啊,你刚才伸出的五个指头,到底是多少钱啊?”

 

 

丁妙妙怔了一下,想起来跟对方介绍。

 

“这个是我姐姐,黄美玲。”

 

池忆打量了她一会儿:“原来是姐姐,幸会幸会!”

心里还在犯嘀咕,这姐姐怎么地跟妹妹长得不太一样啊?

 

 

黄美玲不动声色:“多少钱啊?”

 

 

池忆突然觉得,这个丁妙妙虽然不上道,可这位姐姐好说话多了,他将头凑过去,在黄美玲耳边低声:“五百!不过,你要是能把她弄过去,介绍费还能再给你五百!”

 

黄美玲莞尔:“介绍费你甭给我了,每月加在丁妙妙的薪水里就成,”

顿了一顿,她又说:“算提成吗?”

 

 

池忆觉得自己看走眼了——这个黄美玲比丁妙妙还难搞!

 

 

 

“丁妙妙,你必须得去!”

黄美玲苦口婆心说服丁妙妙,她觉得这是个好时机——万一要是能傍上什么大款,那还不得发了?

黄美玲跟丁妙妙不一样,她穷,且缺钱。

 

 

一个星期以后,丁妙妙去百乐门上班了。

 

 

她不能唱不能跳,池忆就给她安排培训,后来人手实在不够,就赶鸭子上架似得让她上台了。

丁妙妙有杂技团的表演经历,不怯场不慌张,上去就给大家表演了一个徒手劈榴莲,台下的客人们大约是没见过这个类型的,都纷纷捧场,这个热度持续了一个星期,火爆程度简直不输给百乐门刚开张时的盛况。

 

 

 

周浩然没事儿就爱去这种地方悠转,他从白天逛到黑夜,从赌场逛到舞厅,反正是自己家的场子,随便逛,哪儿有都有人招待。

 

这不,就在丁妙妙表演胸口碎大石的时候,周浩然进来了。

 

周浩然活了19年,从来没见过哪个女的这么跟自己的胸过不去的,再说,这是舞厅,又不是街边耍杂的?再加个喷火走高跷,那不还得上天啊?

 

 

周浩然眉头一皱,把经理给召了过来。

 

 

池忆见着周浩然的时候就有种不好的预感,脸上还带着职业的微笑。

“周爷,您吩咐。”

 

周浩然知道池忆这是为了把场子炒热,之前新开的月宫和圣爱娜抢走了他们不少客人,总之一句话,还是为了生意。

 

他装模做样地咳了一声,

“适可而止啊!”

 

池忆连忙点头。

 

 

当年晚上,节目被改成陶桃钢琴伴奏,丁妙妙负责打太极拳。

 

 

周浩然还是觉得怪异,回过味来,他转头去找池忆,

“这两个是哑巴啊?”

 

池忆紧张极了,脑袋嗡嗡响,他笑得尴尬,

“要不,我让她们唱给您听听?”

 

 

周浩然觉得奇怪:“行啊。”

 

 

 

 

 

 

那天晚上,周浩然临走以前,叫池忆赶紧找个配音的,不用露脸,就在后台,把台的口型对上就行。